巴西大选首现“政党联合”的背后

发布日期:2022-08-06 04:33   来源:未知   

  政党结盟新模式对巴西大选进程中的政党关系、政纲定位、竞选策略、大选结果,都开始产生新的影响。

  2022年巴西大选首次出现以“政党联合”形式存在的参与方。目前,在政党联合与原有政党联盟并存的新模式下,巴西大选三大阵营的政党结盟进程呈现出“左翼多党抱团、中间多台唱戏、右翼一党独大”的显著特色。

  根据巴西高等选举法院公布的日程,本届巴西大选各参选政党和政党联合还可于7月20日至8月5日期间以线上、线下或混合形式举行政党大会,以公布候选人并确定是否结成政党联盟。因此,巴西大选三大阵营的主要政党,仍在通过政治交易谈判和利益交换等方式争取更多党派的支持,目前三大阵营的结盟战已陷入白热化。

  截至2022年大选政党联合最后注册日,巴西高等选举法院共批准了三个政党联合。

  “巴西希望”政党联合由劳工党、巴西和绿党组成,于5月24日获得巴西高等选举法院批准成立,这是巴西大选史上的第一个该类组织;5月26日,由社会和公民党组成的“社民-公民”、由社会主义自由党和可持续发展网络党组成的“社自-网络”两个政党联合,也获准成立。三个政党联合均为左翼党派和中间党派,没有出现右翼政党参与成立的政党联合。

  据巴西高等选举法院官网上的解释,政党联合与政党联盟的区别是:政党联盟是为大选成立,具有临时性质,一般仅存续于大选期间;政党联合则是指两个或多个政党合并成立的团体,被要求至少存续四年(一个大选周期),中途不能“解绑”。

  有巴西媒体指出,政党联合与政党联盟的其他不同之处还包括:政党联合里的各党被允许共享政党基金和电视宣传时间;政党联合在存续时间要作为一个单一的政党实体共同行动,比如在国会中要以单一政党形式运作,且政党联合中的各党在全国事务中须保持相同立场。

  当地政治观察家认为,政党联合的出现,可能对在大选中结盟的党派团体在执政期间产生“碎片化”的现象起到一定的限制作用,一些小型政党也能借助这种强联合方式增强财力,焕发活力,并获得更为稳定的参与执政的机会。

  对于成立政党联合的提议,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明确反对,并于2021年9月发出总统否决令。博索纳罗之子弗拉维奥表示,政党联合成立的目的“只不过是试图让巴西和工人事业党这样的政党生存下来”。随后,巴西领导了挑战总统否决令的行动。当月27日,巴西国会全会推翻了该否决令,从而允许两个及以上意识形态、政治理念相近的政党在竞选前进行深度联合。

  对政党联合这种新形式,巴西大选左、中、右阵营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目前三大阵营的党派结盟也呈现出各自不同的鲜明特色:左翼阵营多党抱团、求新求变,中间阵营多台唱戏、整合艰难,右翼阵营一党独大、按兵不动。

  劳工党、巴西和绿党近期已就政党联合的党章、名称、领导层组成等议题达成一致。在这一由三党建立的核心板块之外,巴西劳工党领袖、前总统卢拉竞选阵营的结盟对象还包括多个潜在联盟政党。

  6月6日,卢拉向各潜在联盟党派提交了施政纲领草案,提出90条方针,重点关注巴西经济的可持续复苏和社会民生的发展等内容。

  在纲领草案中,卢拉严厉批评博索纳罗政府的经济政策,认为其造成了居民生活条件恶化、生产和消费的失衡和倒退;指出目前巴西仍存在严重的失业和劳动力使用不足情况;指称巴西现行税收制度“已经完全丧失了功能和公信力”。草案明确了卢拉阵营的施政着力点:推进全新的劳动法改革和税制改革,取消政府支出上限,打击对亚马孙地区的土地掠夺,提高最低工资,重启“家庭补助金”计划,促进种族平等,此外还将加强巴西货币雷亚尔的地位,反对巴西石油公司和电力公司的私有化进程。

  值得关注的是,卢拉团队表示,将通过汇率政策降低雷亚尔波动性,减轻外部因素造成的通货膨胀;“扭转去工业化的进程,促进广泛和全新行业的再工业化”,推动向数字经济和绿色经济的过渡转型。

  近日,巴西媒体援引前圣保罗市长阿达的话表示,劳工党如果上台,将在投资伙伴计划和特许经营权项目方面开展改革以促进经济;拟将巴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银行作为融资方,推动和吸引私人资本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领域投资。

  对于代表所谓“第三条道路”的中间党派而言,政党联合有利于该阵营整合以形成合力,并最大限度地维持阵营的稳定性,进而扶助小党,提振士气,提升胜选概率。不过,直至政党联合注册截止日,中间阵营只有4个党派参与试水,而且还分属两个政党联合。

  迄今,虽经漫长而艰难的结盟谈判,中间阵营仍远未完成真正的整合,目前还是多台唱戏——潜在的总统候选人还包括来自巴西的参议员特贝特、民主工党领导人戈麦斯和巴西联合党主席比瓦尔,等等。

  在中间阵营候选人大选民调中处于领先地位的民主工党领导人戈麦斯,近期加大了对卢拉的攻击力度,同时表示博索纳罗比卢拉“更差”。在5月9日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戈麦斯宣布暂停相关竞选活动。5月23日,卢拉明确表示,尽管经常遭到戈麦斯的攻击,但他没有放弃与民主工党结盟的意愿。

  实际上,在“第三条道路”上得到更多党派支持的潜在候选人,是巴西的特贝特。5月9日,巴西党内大佬、前总统特梅尔表示,支持特贝特作为“第三条道路”唯一总统候选人参选。目前,这位女性参议员在本党之外还得到来自公民党和社会等党派的支持。

  面对政党联合这一新事物,巴西大选右翼阵营的表现与其他阵营迥异。一方面,博索纳罗对这样的新结盟形式表示坚决反对甚至动用了总统否决令,同时右翼力量对对外合作和党派间的深度捆绑态度也相对保守;另一方面,执政集团的党派间关系目前处于稳定期,各自党派在国会的影响力也处于上升阶段,缺乏更紧密抱团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另外,右翼阵营中基本不存在足以分散博索纳罗支持力量的挑战者,原有的政党联盟形式已能够满足大选期间整合本阵营的需要。

  近期,在总共513席的国会众议院,有56名议员在窗口期改换门庭,加入了执政集团中的自由党、共和党和进步党。其中,博索纳罗所在的自由党吸收了33名换党议员,议员席位数达到75个,成为众议院最大政党;进步党增加了13名议员,以拥有56名议员成为众议院第二大党;共和党则吸收了包括副总统莫朗在内的15名议员。

  巴西有新闻网站对此刊文指出,执政集团在国会中的壮大,只是抬高了右翼支持者对博索纳罗连任的期望,却并未给博索纳罗连任带来实质性利好。由于巴西大选涉及总统、州长、众议员和部分参议员的选举,各结盟党派往往需要在各州、各层级选举中进行谈判、达成交易。对于执政集团而言,情况比预料的要复杂得多,“地方争端将压倒向博索纳罗提供强大支持的意愿”。

  不过,博索纳罗本人在自由党内部的基本面仍然稳固。来自自由党的议会领导人科尔特斯议员近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无论具体如何安排,自由党都将是“200%的博索纳罗”,分歧将通过协商解决。

  政党结盟新模式对巴西大选进程中的政党关系、政纲定位、竞选策略、大选结果,都开始产生新的影响,这也反映在对各阵营和主要候选人的民调数据上。

  在巴西大选政党联合注册窗口期末,多家巴西大选注册民调机构发布了最新民调结果。民调显示,卢拉和博索纳罗仍遥遥领先于其他竞争者,戈麦斯则稳居第三位。

  部分巴西媒体近期援引Map咨询机构数据表示,在宣布同阿尔克明联袂参选以及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后,卢拉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曝光率大幅增加。除在左翼阵营中一直保持高支持率外,卢拉在摇摆群体中的好感度也有所上升,已达到63.3%,大幅领先于博索纳罗的18.2%。

  值得注意的是,也有民调结果显示博索纳罗正缩小与卢拉的差距。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巴西台联合实时大数据公司开展的另一次民调结果:在大选首轮中,卢拉、博索纳罗、戈麦斯的得票率分别为40%、32%、9%。卢、博二人差距仅为个位数,而且在不指定候选人姓名的条件下,博、卢的得票率分别为28%、26%,呈现为技术性平局。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